营销服务热线:4000-767-009    返回首页网 站地图
新闻中心 News
站内搜索图片
站内搜索 SEARCH
行业动态 当前位置:新闻中心 > 行业动态 > 浏览文章
他承包荒山挖洞,被称“当代愚公”
添加时间:2019年01月03日 浏览次数:次 来源:本站

他承包荒山挖洞,被称“当代愚公”

 于云江(左二)全家福。

他承包荒山挖洞,被称“当代愚公”

 于云江在山洞里养的鸡。       记者 李培乐 摄

   □记者 李培乐 通讯员 李兴正
 傍晚的乔家山顶着蓝莹莹的天幕,天幕上系着雪梨色的半个月亮。黑黝黝的窗外轻弹着山风。而在炉火烘烤下,55岁的于云江那紫铜色的脸膛也像在燃烧着。“我挖了39年的山,好几回差点撂倒。现在,铁打的身子只剩了一层皮,但是我的挖山毅力如初。”他坐着小马扎,点上一支烟,缭绕着其愚公般的传奇人生。
14岁就在农村 干重活
 离济南东南方40多公里的章丘文祖街道有个长水村,在长水村再向东南仰头望去就是乔家山。乔家山又名乔家顶,是一座从山坳里拔地而起的巨大的土山。于云江的传奇人生就是从那里开始的。
 亲兄妹9人,于云江排行老八,“在山区、这么多孩子,家里的难处可想而知。”他5岁时,有一天随众娃串门,“那家大人把所有孩子都抱了一遍,就不抱我,嫌我脏破、嫌俺家穷。”这个细节就一直埋在于云江幼小的心底。他想着为自己争气,开始想办法吃饱,偷偷地练蛮力。“从那起,我特别羡慕干活,一提干活就兴奋!”
 到小学5年级,于云江就在假期给生产队拉车送肥、下沟割草,“一天挣3毛。年底算账时,看父母数着我给他们的钱可高兴啦。”到了初中,他已无法静坐在教室里了,“我从14岁就干农村重活,拉板车给砖厂运土,1天挣两块钱。我推过装有30个瓦瓮的太平车,3天半走到禹城;再装上换来的500斤粮食,3天半走回长水村。
 几趟下来,连那些眼高过天的人都摸着我粗手大脚直夸:苦水泡大的‘牛犊’啊!”
挖窑洞塌方差点被埋
 陪于云江巡山你会发现,他空着手走路时有些百无聊赖,若提着那把用来挖山的镐头则活力十足,像39年前那样雄心勃勃。
 1979年开春时,村里的年轻人都还在四处闹哄哄打扑克。这天一大早,于云江急火火找到村支书,“改革搞活了!收音机里说养鸡赚钱,你把乔家山租给我养鸡吧!”支书定了定神,在他铁板似的胸脯上捣了两拳笑了,“行,把本事都使出来!”于云江的人生规划是挖出山洞养鸡,刨掉穷根发家。
 乔家山的土质是适宜挖山洞的直立性很强的黄土,但要真挖洞、养鸡谈何容易?挖窑洞自己干得了,可买种蛋或小鸡的钱哪里来?四肢发达又脑筋活络的于云江眼珠一转,定下了边挖山、边攒钱、边学养鸡的计划,“挖山时至少三回塌方都差点儿埋了我。”他搓着手对记者说。
结婚当晚陪“种蛋”睡觉
 于云江的攒钱计划是给石灰厂烧窑,“为省钱我每天只吃一顿,饿坏了就掏出酒壶抿一口;3年没睡过床,困了地上一躺就打呼噜。别人一天最多出5吨石灰,我出8吨,多挣他们一倍的钱。指关节疼了就用热水烫烫接着干;手脚受伤流血了,凉水一冲接着干!”
 1986年2月,于云江结婚当天正赶上孵小鸡,“我和母亲轮流看炉子、翻种蛋。结婚当晚,我是护着那些种蛋睡的觉。”他感觉最难的是1995年。这年春节刚过,他买进1千只小鸡,山洞不够用,正要赶紧再挖大洞时,父亲却病重去世。送走老人后,他每天只睡两三个钟头,大干11天才完工。“怕睡长了耽误进度,我就躺在洞里一条很窄的长条凳上睡。一动弹就能摔到地上、醒来接着干。”他把左手食指伸给记者看,“有一回我穿着的褂子上还别着媳妇没用完的针和线,挖山时我手指被划个大口子,看着不断滴流的血,我顺手抓起针和线就给手指缝了起来:一针,两针,三针······”
已挖成4000平米8个窑洞
 从1979年开挖的第一个10平米的“原始山洞”,到如今配有提升机、投料机、粉碎机、引风机和清粪机等大型设备、面积达400平米的“现代化山洞”,乔家山上总计4000平米的8个山洞,全是于云江39年来胼手胝足开挖的。背负着穷且受辱的阴影,他就信奉单打独斗不求人。“我最多时养过两万只鸡,日产蛋1500多斤。咱这山上是‘山东省无公害农产品认证产地’,鸡蛋水分少、没腥味、口感好,特别好卖。”说到高兴处,他“啪”的一声为自己击节叫好。
 神清气爽的于云江像回到创业起点上一样重新鼓足干劲,继续挖“山”不止。那也是一个岁末奇寒时节,他只穿单衣单裤,吆喝着前来帮忙的乡亲们大干18天,从山下到山上修了一条Y形公路,分别通向养鸡场的生活区和生产区,把乔家山装扮得更靓了。
他和子女被称“当代愚公”
 然而,就在于云江含辛茹苦挖走祖祖辈辈头上的穷山时,另两座大山早已铿然砸在他脊背上。1987年,他刚出生的女儿罹患基因疾病;3年后,他的儿子一出生也患有同一种疾病。现在31岁的女儿和28岁的儿子啥活也不能干,很多时候还需要人抱着。
  “这件事都像大山,差点把我压毁了,连吃半年中药。”于云江抬手抚弄着花白的头发长叹一声,“转眼又想,我小时候被人看不起,不能再让子孙不为人。我要当个‘不死鸟’,把不服输、不屈服的精神传给子孙,让他们昂首挺胸接着干!”
 “现在我虽然是铁打的身子光剩一层皮了,可俺闺女找了门好女婿。他们和我一样有干劲儿,还更有头脑;养鸡场往后一定更红火。”于云江告诉记者,农业农村部有关领导今年8月来看他时,一个劲儿夸他是“当代愚公”,还说要将其事迹搬上电视台呢。